記憶的花瓣在我默默的目光裏無聲無息去了

u=1582723638,3066613055&fm=23&gp=0.jpg

清秋八月,迎來微微的涼。我用一枝清瘦的筆,撚一枚落葉,把一些深深淺淺的心念,一筆一筆地寫出來。一紙素箋裏,有楓紅絢爛的色彩,有碧水悠悠的恬淡,有閃耀在歲月枝頭的淡淡清歡,有對生命的遐思與感悟,有對流年的感恩和珍惜。奮起,活出最好的自己!這小小的情緒就在這一撇一捺的伸展中任性地宣泄著,在那一平一仄的韻律中固執地低吟淺唱著……

八月伊始,一個月白風清的夜晚,我匆匆洗完頭發,乖巧的兒子熨貼暖心的幫我梳理著。突然,他像發現新大陸般地驚呼:“媽媽,你已經有一些白發了,而且好刺眼,眉角眼梢有皺紋了,而且好深刻。我長大了,你就老了!”童言無忌,聽著聽著,心底忍不住掠過一絲涼意,像風兒吹落秋葉的蕭瑟。一寸光陰一寸心,時光不待人啊!我是老了,扔三奔四的女人呀!走著走著,兒子大了,我已不再年輕,這麼快就老了,心裏總有幾分不甘和歎息。時光很奇特啊!它給了我閱曆,經驗,福氣的同時,也毫不吝嗇給了我衰老,皺紋和消沉。它剝奪了我對青春的渴望,拉深我和照片之間的鴻溝。此刻,我才恍然大悟:時光總是悄然無聲地穿過指隙,在我不經意間就滑出了很遠很遠......難道這一切都應驗了朱自清先生的《匆匆》?

原以為生命年輕的時候,就像散步時一段很長的路,可以慢慢去走,一段很可心的音樂,可以反反複複地聽。很少去想該抓緊些什麼,抑或去珍惜些什麼。很多東西是揮霍了,很多東西是放棄了。從來不會用很短的時間去創造些什麼,而是花很長的時間去等待些什麼。總以為生命是一次遙遠的旅行,經得起漫不經心的耽擱。活著,便是一種被動,而不是能動。

現在我才真正明白,自己已經被光陰所拋棄,在往事的脈絡裏尋找昔日的美好時,那些快樂的感覺,那些浮現在夢裏夢外清清淺淺的心緒,卻稍縱即逝。不是傷感,也並非悲傷。更多的是一路走來,對那些消散的,遺失的,留存的,經曆的一種懷念和回顧。

歲月流轉,褶皺了幾度容顏,時光荏苒,蒼白的是過往,豐盈的是經年。難道我就此沉淪,甘於平庸,就此敗給光陰,敗給歲月嗎?我應放手所有的不良情緒,拋開牽絆的糾結,奮起拼搏,走出一個無悔的八月,活出最好的自己呀!

也許,我永遠不夠好,我不完美,可這又有什麼呢?這就是真實的我。有時歡喜,有時傷感,有時奮進,有時懶惰,有時堅強,有時脆弱,有時包容,有時不屑。但我一直走在更好的路上啊!

"記憶的花瓣在我默默的目光裏無聲無息去了"へのコメントを書く

お名前:
メールアドレス:
ホームページアドレス:
コメント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