眼前不是黑暗是偉大的時光和自然站立的姿態

u=3685382558,2089969989&fm=23&gp=0.jpg
多想我就是一座城,讓回憶入住,在夕陽西下的時候,泡一盞清茶,和他聊一聊我的過去。

多想我就是一口鐘,讓回憶做撞鐘人,在潮起牛奶敏感潮落的時候,把我敲響,我們做一對相依為命的苦行僧。

多想我就是一江水,回憶是魚,在微風掠過的時候,躍出水面,告訴他我們彼此相戀……


紮新路還沒有修好時,從新河到沭陽的車都只能從我家前面這條路過,然後走205國道。過年回家時,發現這條路被標為安全路,大概是一定時間內沒有發生什麼事故的原因吧。

我上小學的時候,這條路上每到上學放學都有一大批的人走過,我坐在樓梯上看他們,初秋傍晚的天空在身後鋪開。到了我上初中,高中,大家都住校了或是到沭陽上學了,一大群學生的景象就沒了。似乎從來沒有人和我一起上學放學過。小學自己一個人,是因為到小學的路上只有3個人,另外兩個人我不喜歡,所以總是一個人,初中大概也是這樣的原因。穿過我家前面的路,沿著一條小徑就會看到一條河,有個簡易的房子立在水面上,我很喜歡這個地方。

有個老人會在這裏捕魚,網可以從這邊到河對岸,經常有人一大早到這裏買魚。薄霧裏的這個地方,總讓人有說不出的喜歡。有幾次端午我陪著媽媽到這邊pi(讀第四聲,摘的意思)柴葉(蘆葦葉)包粽子,媽媽個子不高,但為了找到好葉,就要往裏走,找那些很高的葉,我不知道為什麼,越往裏走就會覺得肯定有蛇會出來,所以總是在離河邊很遠的地方或是站在通往捕魚房子的小徑上,繼續往裏的話,就會看見幾塊潮濕的木板搭起來的在河面上的通往房子裏的橋,可能連橋都稱不上。轉身會看見蘆葦就站在身邊,遠處是媽媽踩在落葉雜草上的發出的聲響。偶爾脖子會覺得癢癢的,那是因為個頭比較矮的蘆葦碰到了皮膚。抬頭看見湛藍的天空被蘆葦分割成不規則幾何圖形,風一吹,就又會變成不同的形,岸邊的楊樹頂上有黑色一團的東西,那是鳥巢。太陽在鳥巢後面時,會變得刺眼又漂亮。這個時候閉上眼睛,而是充滿光明能夠自由飛翔的奇異的世界,任何平時看不到捕捉不到的細小的感覺都會被無限放大,微風,蟲鳴,樹葉之間的柔聲細語,落葉下麵螞蟻和其他生命之間運動軌跡,浮雲和藍天的流動方向,還。

還有什麼比這樣的情景更加能夠深入人心呢?

當然是媽媽喊我回家的聲音。她在路上會罵我說,你來幹什麼,一個柴葉都沒pi。我不記得以前我是怎麼回答的了,但是現在,依然獨自在上學的我,卻想挽著她肩膀撒嬌,哪有啊,我不是pi了三個嘛!我想,媽媽的心裏肯定會說,小時候都沒撒嬌,現在長大了卻還這樣。如果媽媽真這樣想,那我就在告訴她,因為我現在長大了,懂得被需要也是一種愛。

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